為什么比特幣有漲跌?比特幣暴漲的原因是什么?

數字貨幣的出現并非偶然,它雖然不是貨幣,但也是由其逐步演化而來,同時也借助了數字科技的成果。從虛擬貨幣的現象,大家或許能夠預感到未來金融世界或將面臨一場革命。

2015年虛擬貨幣再次強勢闖進人們的視線,2016年大有崛起之勢,20182019呈現火爆之勢,很多人至今都認為虛擬貨幣是互聯網金融的創新,是一次技術革命。去年以來,虛擬貨幣以前所未有的沖擊度走進普通人的視野,有人堅信虛擬貨幣會沖擊現有金融體系。

關于比特幣價格因素,李廣磊表示,首先,從最基本的經濟學原理而言,決定一個商品價格的最主要的因素就是供求關系,對比特幣等數字貨幣來說也是一樣。

具體來說,如果數字貨幣的供應量很高,而來自交易員和用戶的需求卻很少,那么數字貨幣的價格就會下降。相反,如果數字貨幣供應有限但需求很高,那么價格就會上漲。

從比特幣的例子來看,比特幣價格之所以一馬當先,它的總量固定且稀少是推動其價格不斷攀升的重要原因之一。比特幣與其他虛擬貨幣最大的不同,是其總數量非常有限,具有極強的稀缺性。比特幣的的供應量上限為2100萬,與其他數字貨幣相比,這一供應總量相對較低,而需求層面來看,近年來比特幣的需求在大幅上升。

目前,已經有投資人把虛擬貨幣看作一種新的投資品種,很多人從中獲得了幾百倍甚至上萬倍的投資回報。由此,加密貨幣的支付優勢就充分體現出來,P2P網絡的跨國界性,轉賬的瞬間到達,費用的低廉,都是法幣沒有辦法能夠達到的。現在的虛擬貨幣就像中國股市剛開始一樣,用專家的一句話“像小牛犢一樣”,一定能成長為大牛市。一切剛剛開始,一切“幣”須改變。

從虛擬貨幣的現象來看,這個依托互聯網平臺下虛擬市場的私下交易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虛擬貨幣與人民幣之間的雙向流通。這些交易者的活動表現為低價收購各種虛擬貨幣、虛擬產品,然后再高價賣出,依靠這種價格差贏取利潤。


有消息稱,虛擬貨幣的產業化將形成虛擬貨幣市場。如果說股票市場的出現是工業資本與金融資本結合的產物,那么虛擬貨幣將是服務資本與金融資本結合的產物。現代服務業,特別是個性化的現代信息服務業,將成為個性化虛擬貨幣的產業基礎。

個性化的虛擬貨幣市場與股票、衍生金融工具市場不同,后者更多的是為工業化的需求而建立起來的,這種工業化的需求也體現在滿足所謂現代服務業的需求上;而前者的產業基礎將與信息化的需求息息相關。

未來的第三產業不同于服務業,它的發展方向是后現代服務業,也就是體驗業,即更多的滿足精神、文化、娛樂發展需求的個性化產業。股市將更多的發揮利用信息引導工業和服務業理性投資的作用,而個性化虛擬貨幣市場則更多的是發揮利用信息引導體驗業感性消費的作用。

李廣磊認為,究其核心原因,是因為數字貨幣市場目前來看仍然是一個新興市場。初生的、新興的市場的內在特質使它們天生波動很大。

如果將數字貨幣市場與更為成熟的傳統經濟體市場進行比較,會發現數字貨幣市場的流動性仍然相對有限。從宏觀角度來看,全球資金總價值超過了90萬億美元,而整個數字貨幣市場總市值卻在徘徊在2500億美元左右的水平,相差約36000%。從交易量來看,數字貨幣市場的日均交易量約為140億美元,而傳統經濟體市場方面,以外匯交易市場為例,每日外匯交易量接近5萬億美元。再從交易結果來看,外匯交易的價差(也就是買賣價格之間的差額)最多只有幾美分,而數字貨幣交易的價差可能高達幾美元。


短期的價格與市場熱度密切相關,當市場熱度高的時候,需求大于供給(買單多于賣單),價格上漲;當市場出現政策等利空消息時,熱度降低,需求減少供給大于需求(賣單大于買單),價格下跌。例如:上一波牛市中由于愛西歐的火爆,作為參與愛西歐籌碼的ETH在短期內供不應求,直接導致ETH持續上漲至接近1W元RMB。作為基礎流通貨幣的ETH價格的一路飆升進一步刺激了其他代幣價格的上漲。之后由于眾多愛西歐項目代幣紛紛破發,隨之而來的便是愛西歐市場的冷清,并且伴隨著項目方拋售ETH的現象直接導致ETH價格一落千丈。

總結:價格與價值并不對等,價格的波動屬于市場行為,由供需關系決定。短期的價格可以通過資本操控,長期來看價格則會漸漸趨于價值,價值需要時間來驗證。目前數字貨幣市場除了主流貨幣外其余的大部分代幣都有莊家在高度控盤,莊家在高度控盤的情況下可以隨意控制價格的漲跌。代幣的長期價值則由代幣的價值支撐以及項目落地進度決定。在數字貨幣市場里最賺錢的往往是做長期價值投資的投資者。在價格巨幅波動的情況下,數字貨幣市場充斥著浮躁的氣息,在浮躁的大環境中發現熊市中價值被嚴重低估的優質幣種,做一個長期的價值投資者或許才是性價比最高的選擇

最新評論

暫無評論